您好 歡迎光臨政協婁底市委員會!
當前位置:主頁 > 理論研究

論人民政協協商民主的特殊地位、基本要求與實施路徑

作者:姚兵 發布時間 : 2018-08-02 文章來源 : 婁底市政協

論人民政協協商民主的特殊地位、基本要求與實施路徑 

――以婁底市政協為例

婁底市政協黨組書記、主席 姚兵

中共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提出了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任務,成為新的歷史時期指導人民政協工作的總方向,并明確“人民政協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那么,在加快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新時代,人民政協如何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加強和改進人民政協工作的重要思想,更好發揮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和專門機構作用,是一個需要認真探討、不斷突破并努力實踐的課題。本文擬以婁底市政協為例,對人民政協在協商民主體系中的特殊地位、政協協商民主的基本要求及實施路徑等問題予以探析,以期更精準地把握人民政協協商民主的基本要義、具體要求,進一步發揮人民政協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中的重要作用,推動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更好凸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特點與優勢。

一、人民政協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體系中的特殊地位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協商民主是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方式,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并明確了政黨協商、人大協商、政府協商、政協協商、人民團體協商、基層協商、社會組織協商等7種協商渠道。人民政協之所以被界定為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是相對于其它6種協商渠道而言的;或者說,人民政協在協商民主方面的工作職責、專業優勢與履職實踐等,決定其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體系中具有特殊的地位。

1.專門的協商機構。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與專門協商機構的新定位,是中共十八大以來的新要求,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對人民政協一貫以來履職實踐的新提煉、新概括。一方面,協商是人民政協工作的主要方式方法,“人民政協工作要聚焦黨和國家中心任務,圍繞團結和民主兩大主題,把協商民主貫穿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全過程”,政協的建言是協商式建言,監督是協商式監督,議政是協商式議政,可以說,協商是政協組織的基本職責,人民政協體現了協商民主的精神和特性。另一方面,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說明了協商民主渠道還很多,已形成一個完整的體系,政協只是其中的一個重要渠道;人民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說明了在從事協商的組織中,政協是專門協商機構,專司協商職責,其他組織除協商之外還有其他一些職責。

2.獨特的協商優勢。相較于其它協商渠道而言,政協的協商優勢是獨特的、豐富的、明顯的:一是有制度優勢,憲法規定,“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同時,政協章程、中央政策為政協協商提供了權威有力的制度保障。二是有組織優勢,政協有全國、省、市、縣等各級政協組織,婁底市還在鄉鎮一級探索成立了鄉鎮政協聯工委,為開展協商提供了完備的組織體系。三是有渠道優勢,人民政協一頭連著黨委政府,一頭接著基層群眾,上可通中央、下直達社會各界。譬如婁底市政協五屆委員會有331名委員、21個界別,分布在市內各個黨派、各個階層、各個行業,在協商議政中能夠廣集民情、廣聚民意、廣納民智,為協商民主提供了通暢的民意采集渠道。四是有智力優勢,人民政協人才薈萃、智力密集,政協委員大多是本界別的代表人士、本行業的領軍人物,能為政協協商提供堅實的智力支撐。五是有平臺優勢,如婁底市政協在全體會議、常委會議、主席會議、專門委員會等會議協商的基礎上,搭建了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等具體經常的協商平臺,善于通過調研視察、政協提案、大會發言、反映社情民意信息以及網絡議政、遠程協商等靈活便捷的協商形式,為政協協商提供了廣闊的協商平臺。

3.豐富的協商實踐。協商不是政協的“專利”,但從實踐的歷史脈絡看,協商民主在中國的發展,很大程度上運用了人民政協這個扎實基礎與寬廣平臺。自1949年成立以來,人民政協與協商民主結下了不解之緣,積累了豐富經驗,無論是協商建國、政治協商制度,還是社會主義民主兩種重要形式、協商民主的實踐理論制度,都與人民政協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無論是國家政權建設、國家事務管理,還是經濟社會發展、民生福祉改善,都離不開政協組織和政協委員的睿智建言、精準獻策。即便是其他形式的協商,往往也需要政協的平臺支撐。譬如政黨協商,一種是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的直接協商,另一種就是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在政協的協商。又如政府協商,政府及其工作部門對于政府的重大決策與重要工作,往往要通過政協平臺聽取委員建言,吸納各方智慧,修改完善決策,從而使人民政協積累了其他機構不可比擬的協商經驗。

二、人民政協協商民主的基本要求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協商民主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中獨特的、獨有的、獨到的民主形式”“民主不是裝飾品,不是用來做擺設的”“協商就要真協商”。基于人民政協在協商民主體系中的專職地位、專業優勢及豐富實踐,其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中理應擔當重大責任,勇于實踐創新,理應按照“協商就要真協商”的要求,進一步端正協商理念,培育協商精神,提升協商質量。

1.要及時協商。亡羊補牢雖未晚,未雨綢繆更重要。從協商角度講,“真協商就要協商于決策之前和決策之中,根據各方面的意見和建議來決定和調整我們的決策和工作,從制度上保障協商成果落地,使我們的決策和工作更好順乎民意、合乎實際。”譬如,2013年,婁底市政協敏銳把握中共十八大提出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新要求,圍繞全面小康統計監測指標體系建設開展調研,并首次組織開展專題協商,為婁底市及時建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統計監測指標體系貢獻了智慧力量。如果我們在協商中“喜事過后敲皮鼓、事后再當諸葛亮”,這樣的發聲就是“飛機上吹喇叭---空響”。

2.要平等協商。平等相待才能坦誠交流,居高臨下難以有效溝通。協商中的圍桌會議、等高座席,彰顯的是形式上的平等,但更重要的是協商各方能夠“在人之上,視人為人;在人之下,視己為人”,以平視的眼光、平等的心態待己待人。在婁底市政協的協商實踐中,市委、市政府領導每年要分別參加政協20多次協商活動,但每次都堅持“不揪辮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以開闊的胸襟、平等的心態廣納群言、廣集眾智;廣大政協委員敢說真話、愿講實話、多進忠言,營造了“討論熱烈而不對立、交流真誠而不敷衍、批評尖銳而不極端”的寬松、平等、理性的協商氛圍 。

3.要廣泛協商。協商是在部分人、部分領域、部分內容中開展,還是在所有人、各領域、各方面開展,決定了協商是精英的還是多層的、是狹隘的還是廣泛的。人民政協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所提出的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應該是全方位的、而不是局限在某個方面的,應該是全國上上下下都要做的、而不是局限在某一級的”要求,有序推進廣泛協商、多層協商。工作實踐中,婁底市政協協商的內容非常廣泛,經濟發展、政治建設、文化事業、社會民生、生態治理、政協事務等,無一不可進行協商;同時,協商的層面極其豐富,既有市、縣兩級黨政領導與政協委員之間的各類協商,也有基于街道社區“三廳兩室”(社情民意服務廳、基層民主協商聯席議事廳、社區事務決策廳,政協委員聯系室、群眾工作約談室)的協商民主平臺與基層群眾之間的協商,還有基于政協云的微協商、微監督、微建議,一起構成了廣泛多元、豐富多彩的協商實踐,實現了在協商中既謀大事也議小事、既商高層也重底層、既尊重大多數也兼顧極少數。

4.要務實協商。人民政協獻策而不決策、立論而不立法、參政而不行政,主要通過協商發揮作用,但在協商過程中,如果缺乏有效引導或協商雙方缺乏共同利益基礎,協商就容易淪為議而不決的清談或者混亂不堪的爭吵,難以達到理想的協商效果。務實協商就要求參與協商的各方摒棄非此即彼的思維定勢,保持求同存異、體諒包容的坦蕩胸襟;要求政協委員在協商過程中言之有據、不道聽途說,言之有理、不主觀臆斷,言之有度、不偏激偏執,言之有物、不大而化之。在婁底市政協近年來組織的發展高鐵經濟、培育壯大鋼板深加工產業、發展景觀體育產業等協商活動中,廣大委員在發言時都不講套話、直奔主題、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自己提出問題、自己分析問題、自己提出解決問題的建議;協商過程中各方可以打斷發言、可以提問質疑、可以商討爭論,使每一次協商都成了有的放矢、熱烈交鋒的“神仙會”“諸葛亮會議”。當然,協商不一定次次有結論,但也不能只協商、沒結論,務實協商要力求協以求同、商以成事。

三、政協協商的實施路徑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必須構建程序合理、環節完整的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體系。各級政協組織要堅決糾正以往存在的政協協商隨意性大、操作性少,重形式的多、重內容的少等不良傾向,認真貫徹落實中共中央、湖南省委、婁底市委出臺的關于加強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建設系列文件,從協商前、協商中、協商后三個階段明確政協協商的實施路徑。

1.選準課題是前提。“題好半篇文,奧秘自無窮”。選題得當,協商就能找準穴位、擊中要害;選題不當,協商則如擔雪填井、勞而無功。自2013年以來,婁底市政協注重從三個方面來選題:一是看宏觀,圍繞中央大政方針、全市工作大局來選擇協商議題,如我們近年組織的脫貧攻堅、全面深化改革、七個三年行動計劃推進實施等,就是這類協商選題。二是盯基層,緊扣人民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進行選題,如緩解中心城區交通擁堵、化解義務教育“大班額”、空氣環境治理等,就是這類選題。三是望遠方,注重就一些體現前瞻性、富于預見性的問題及早建言、超前發聲,如建議發展區塊鏈產業,發揮高鐵優勢、建設全國區域性體育賽事聯盟中心等就是這類選題。在具體操作上,每年通過委員深入基層采集,網絡平臺公開征集,召開務虛會議、主席會議廣泛匯集等方式,精選各類協商議題;在此基礎上,市政協與市委、市政府充分溝通,共同制定年度政治協商與民主監督工作計劃,確保協商課題集中于“黨政所重、發展所需、民生所盼、政協所能”。

2.抓實調研是基礎。“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協商實踐中,之所以有些委員存在“說不上去、說不下去、說不進去、給頂回去”現象,最重要的一點在于對協商議題調查不深、研究不透。在婁底市政協組織的每一次協商調研中,我們在調研方式上求活,視情采取實地考察、調研座談、典型剖析、問卷調查、統計分析等方法,并綜合運用數字技術、網絡平臺等,及時了解情況、全面收集資料;在調研內容上求深,通過訪賢于百姓、問計于實踐、求策于專家,切實摸清“上情”、了解“下情”、把準“域情”;在調研結論上求真,堅持不預設觀點、不先入為主,而是在充分占有資料、準確把握情況的基礎上去粗存精、去偽存真,透過現象看本質、抽絲剝繭見真章。譬如,在“落實精準扶貧政策,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協商調研中,我們將調研課題細分為7個子課題,組建7個調研小組,在主席和分管副主席的分別帶領下,利用兩個多月的時間,深入21個市直部門、5個縣市區、40個鄉鎮、68個貧困村與非貧困村、175個貧困戶,以及16家企業開展實地調研,調研組收集、整理、提煉的資料有近2米厚。通過深入細致的調查研究,廣大委員在調研中找出了問題,找準了對策,協商建言也獲得了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的充分肯定及相關部門的及時采納。

3.搭好平臺是重點。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們要堅持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商量得越多越深入越好”“要加強協商民主制度建設,為各黨派團體和各族各界人士搭建協商平臺、豐富協商形式、創造民主氛圍”。作為政協協商而言,政協委員是政協工作的主體,政協的主要職責是“搭好臺”,委員的主要職責是“唱好戲”。那么,平臺搭得高不高、寬不寬、好不好,直接影響委員“唱戲”的頻次、質量與效果。工作實踐中,婁底市政協注重搭好協商平臺,每年組織開展“1+5+5+10”(1次專題協商、5次對口協商、5次界別協商、10件重點提案辦理協商)系列協商活動,相關市委、市政府領導均到場參與協商活動;注重拓寬協商渠道,通過政協提案、委派監督、民主評議、調研視察、社情民意信息等,引導委員廣泛建言獻策,積極協商議政;注重打通協商通道,通過委員信箱、委員工作室、政協云、政協門戶網等平臺,在基層群眾與黨政部門之間搭建好溝通的橋梁與紐帶,打通協商議政“最后一公里”。

4.推動落實是關鍵。協商是互動的、平等的,而不是單向的、強制的。在政協協商中,盡管我們要求廣大委員說得對、說得好,且不能強求說了就算、說了就定,但推動協商成果轉化、促進協商成果落地仍是人民政協的履職追求與份內職責。工作實踐中,婁底市委認真貫徹落實中共中央、湖南省委關于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建設的系列決策部署,及時轉發《政協婁底市委員會關于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的規定》,制定出臺《關于進一步加強人民政協工作的意見》,對黨政領導及工作部門參加政協會議、參與協商活動、批辦政協建議、反饋辦理情況等,從數量、時效等方面提出了明確要求。同時,市政協采取跟蹤督辦、專項視察、民主評議等方式,推動協商成果實現有效吸納與轉化。譬如,為抓好提案辦理,市政協推動建立了“市長領辦、部門承辦、督查催辦、考核促辦”的辦理機制,并對市直部門承辦政協提案工作情況進行民主評議,實現了政協提案的有效辦理,為服務科學決策、推動轉型創新貢獻了政協力量,為發展協商民主、完善社會治理提供了政協方案。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 彩票博彩